2017年 中国文化遗产日
发布时间:2017-06-04

文化遗产日|成都与南方丝绸之路的不解之缘


丝绸之路,一条苦难与辉煌、血泪与梦想交汇之路,在这条古老的道路上,中外使臣执节往返、各国商人赍货逐利、宗教信徒舍生弘法、东西方文明在此不断交流碰撞,共同推动着世界文明的进程。

闻名世界的丝路,在陆地上横跨亚欧大陆到达地中海地区;在海上经太平洋和印度洋,东至日本,西到非洲东海岸;很少有人知道,还有一条南方丝绸之路,地处古道要冲的成都与其有着不解之缘。

2017年6月10日是我国第十二个文化遗产日,其主题是“文化遗产与一带一路”。今天,就让我们您讲讲古蜀与南方丝绸之路的故事。

考古表明,早在三星堆金沙时期,成都就已与东南亚地区有了联系。西汉武帝时期,张骞凿空西域,在阿富汗的市集上发现了产自四川的“蜀布和邛杖”,经研究,这些货物是经“蜀身毒(身毒即今印度)道”从当时的蜀地传入大夏国(即今阿富汗),这条郡县相连、驿路相接的蜀身毒道就是南方丝绸之路的前身了。在金沙遗址和三星堆遗址出土的一些文物中,我们似乎看到了一些这条道路的蛛丝马迹,帮助我们一步步找到祖先的脚印:


玉璋:香港南丫岛大湾遗址、越南的长晴遗址、冯原遗址中出土的牙璋,其风格形制与金沙遗址出土玉璋极为接近,特别是阑部的装饰尤为相似。


blob.png                         blob.png

金沙遗址玉璋                                             三星堆玉璋


blob.png                  blob.png

香港南丫岛玉璋                                 越南冯源遗址玉璋


玉海贝形佩饰:海贝,多是深海产物,在印度洋北部地区曾流行以齿贝为货币的传统。在三星堆一、二号坑里就曾发现有五千多枚海贝,大多有穿孔和磨痕,这说明成都平原在较早时候就与沿海地区较为密切的往来。


         blob.png              blob.png

  金沙遗址玉海贝形佩饰                           三星堆遗址海贝

 

凹刃玉凿:金沙遗址中现已出土70余件,玉器表面多数色泽丰富,大多选料讲究,制作精美,没有使用痕迹,不具有实用性,可能这类器物在金沙时期已成为祭祀活动中的重要礼器。除此之外,此类玉石器目前还在云南东南部、广西西部、越南等地的青铜文化遗址中有少量发现,这是古蜀王国与东南亚地区存在文化交流与联系的最好物证。


blob.pngblob.png              blob.png            blob.png

金沙遗址凹刃玉凿                           三星堆遗址玉凹刃凿                    越南长晴遗址玉锛

 

有领玉璧:金沙遗址出土玉璧的数量较多,玉璧中有一类是圆孔周缘凸起,因之称为有领玉璧。这些玉璧大多色泽艳丽迷人,制作打磨精细,说明这类器物在金沙祭祀活动的重要地位。而在香港大屿山、越南长晴遗址发掘出土与此类似的玉、石器。



blob.png         blob.png           blob.png

    金沙有领玉璧                  香港大屿山蟹地湾有领玉璧               越南长晴遗址有领环(侧面)

 

通过古蜀文化中的海贝、凹刃玉凿、牙璋等诸多器物,我们已经找到了南方丝绸之路的线路:它从成都出发途径云南、广西等地区,到达越南、泰国等东南亚地区,再穿过东南亚地区到达印度所处的南亚,正因为这条通路的存在才使得张骞在阿富汗地区看到了产自蜀地的邛竹杖和蜀布。

成都地处盆地,蜀道难行,让这里的先民们背负着“不晓文字、未有礼乐”的蛮荒之名。但高耸的山脉却从未困住蜀人的思想和探索的步伐,从远古的古蜀到如今的成都,蜀地的人们一直在努力前行,以开放包容的姿态走向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