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年南丝路 辙印留泥香

 :

    丝绸路千年道

        上个世纪80年代,一波南方丝绸之路研究热潮在神州大地悄然兴起。当时有学者断言,30年后中国必将迎来南方丝绸之路的新时代!
        2015年,阳春三月,杂花生树。南方丝绸之路学术研讨会在雅安隆重召开。
        3月9日上午,雅安,阳光明媚。
        雅西高速公路上车流穿梭。其中几辆越野车和两辆满载的大巴车,一路驶向鸽子花都荥经。
        “先到何君阁道碑那里现场考察,再到荥经严道古城……”
        车上,雅安市博物馆工作人员不停地与后方车辆人员取得沟通联系。
        车抵荥经烈士乡境内之后,在一处站有红军战士雕像的巨石面前稳稳地停了下来。这里,就是至今保存十分完整的记载南方丝绸之路古栈道修筑情况的东汉摩崖石刻——何君尊楗阁碑(何君阁道碑)现场。
        专家学者们一行顾不得路上的颠簸与风尘,径直蜂拥来到摩崖石刻的下方。
        “蜀郡太守平陵何君遣掾临邛舒鲔将徒治道造尊楗阁……”站在陡峭逼仄的一块小台地上,荥经县博物馆馆长高俊刚向前来参加研讨会的专家学者介绍南方丝绸之路在荥经境内的相关情况。
        中午时分,考察组一行又来到荥经县六合乡境内的严道古城遗址处,现场深入了解古代南方丝绸之路上的这处重要军事要塞。之后,专家学者一行又来到市博物馆进行参观。
        “雅安市博物馆的汉代石刻非常有特点!非常不错!”走进市博物馆,四川大学教授林向发出了由衷的赞叹。

    管窥古商道 丝路遗珍宝贝无数
        四川师范大学巴蜀文化研究中心教授段渝说,20世纪80年代,在改革开放大潮的促动下,四川省和云南省的历史学、考古学、人类学界提出了研究古代南方丝绸之路,并取得了相当可观的成果,在国内外产生了很大的影响。
        “南方丝绸之路的起点是成都。有西路、中路和东路三条:其中西路为灵关道(又称为牦牛道),从成都-雅安-汉源-西昌-大姚-大理;东路从成都-乐山-宜宾-昭通-曲靖-昆明-楚雄-大理;两道在大理会合后,继续向西,至保山,后经永昌道出腾冲抵缅甸密支那,却印度阿萨姆;或出瑞丽抵缅甸去印度。”
        据介绍,在过去南方丝绸之路上,对外贸易的货物主要是丝绸、蜀布、邛竹杖、盐、香料、宝石、象牙、琉璃、铜矿、锡矿等,使用的货币则是出产于印度洋的一种海贝。
        在研讨中,段渝说,来自印度洋中的海贝,在云南、四川的多处先秦时期遗址中大量发现,而把这些海贝出土的地点连接起来,恰好就是南方丝绸之路“蜀身毒道”的走向。
        不仅仅是海贝,三星堆和成都金沙遗址出土了超过1吨重量的象牙,其来源同样值得考究。
       “可以说,南方丝绸之路完完全全就是一座宝库!”
        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研究员黄家祥在他题为《南丝路上的文化遗产与交通枢纽-雅安》的发言文章当中说,雅安从古至今就是四川入藏、入滇的交会处与重要节点,也是古代南方丝绸之路的门户和必经之路,雅安厚重的历史保留下具有深厚文化底蕴的人文遗存,再现了南方丝绸之路上昔日的繁荣与辉煌,今天依然闪烁着多元一体、厚重丰富的文化与历史炫彩。
        黄家祥说,汉源“富林文化”、“麦坪遗址”、雅安“沙溪遗址”、荥经以严道古城为中心的聚落等地的考古发掘,都折射出不同的传奇并展现出令人着迷的文明因子及其深远影响。
        “雅安博物馆内存放的‘成都矛’,出土在荥经县,是中国目前能够最早证明与成都关系的文物实物。这就是从成都出发经南方丝绸之路,到荥经的有力证明。”
        黄家祥说,而在荥经古城严道,大量出土楚国风格的器物,还有中原的兵器等。考古人员发现了高粱、水稻的碳化物,出土食物的情况证明当地物产丰富。在荥经,发现与其他地区不同形制的半两钱,以及冶炼后剩下的矿渣,当地传说有邓通铸钱遗址,这些都可以证明雅安过去作为南方丝绸之路要冲的地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