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文化,已经融入了我的生命”

 :

        几乎每一位来到金沙博物馆的人,都会因聆听过胡晓蓉的讲解而对金沙文化感悟深刻;而几乎每一位聆听过她讲解的人,都会被其热泪盈眶的真情解说所打动……
      身材高挑,长发绾髻,独具金沙象征的太阳神鸟造型耳环和项链装饰其身,举手投足间是亲切的优雅……3月底,记者在成都金沙遗址博物馆游客中心的会客厅见到了该馆首任讲解员胡晓蓉。讲起自己14年解说金沙文化的心路历程,她几度落泪。
      “我用爱去感受每一件金沙器物,用心去理解每一件金沙器物背后的故事,金沙文化已经融入了我的生命。”胡晓蓉说,展馆里每一件文物都不是冷冰冰的存在,它们有温度、有情绪,有自己的生命,是远古人留给今人最珍贵的礼物。

    放弃舞台走进博物馆

      “我是艺校毕业,不懂历史,更对考古一无所知,怎么就做了博物馆讲解员?”说起自己的从业经历,胡晓蓉自己也觉得有点“玄”。
      胡晓蓉是成都市话剧团接收的首批演员。1984年,她无意间看到了一则成都市博物馆关于解说员的招聘启事,便“着了魔”似地离开了话剧舞台投身成都市博物馆。当时没人理解她的选择,包括她自己。
      “在成都博物馆的工作是平淡的,虽然开始经历了艰难的学习过程,但那时讲解员对我而言也只是份工作。”2001年金沙遗址开始发掘后,她受邀成为金沙的首位讲解员,面对人生的新舞台,胡晓蓉的人生也因此彻底改变。
      “当时就是否到金沙,我犹豫了很久,但最终还是想挑战一下,尽管当时已经48岁。”人到中年再从“一张白纸”起步,胡晓蓉坦言自己吃了不少苦头。由于最初关于金沙文物的文字研究资料很少,为了能尽快形成“不出错”的讲解文案,胡晓蓉一边向考古和历史专家请教,一边查《辞海》、恶补专业知识,先后看了很多有关历史文物方面的书籍。“好记性不如烂笔头,更何况自己年纪大了,我把学到的知识和自己的想法都记在小本子上,放在口袋里随时翻看。”这么多年以来,她已经记不清自己攒下多少笔记本了。
      金沙博物馆筹建时,金沙遗址的所有器物都摆放在一个仓库内,由胡晓蓉负责保管。“有5年半的时间,我每天都与金沙器物待在一起,在这漫长的时间里,我努力去理解文物想告诉我的东西,去想象它们3000年以前的远古生活。”胡晓蓉说,她对金沙文物的敬畏、对金沙文化的热爱也就是从这时开始深刻了起来。

    穿越历史对话远古金沙人

      空闲的时候,胡晓蓉喜欢一个人在陈列馆里漫游,用最笨地办法和最真挚的感情去和文物沟通。慢慢的,她对文物有了感悟,有了感情。
      胡晓蓉告诉记者,她常常梦见自己“拨开晨雾和泥土”,回到3000年前的金沙人部落,看着他们劳作、生活。她常常走在街上也陷入到讲解角色中,自言自语比划起来,被当成了疯子。
      几年前,有人问胡晓蓉:“这些年,博物馆像雨后春笋般涌现,为什么孩子家长还是不愿意去呢?”她给出的回答是,“对不起,是我们没把工作做好,但请给博物馆时间,相信在工作人员的努力下,大家都愿意来博物馆体验。”
      “孩子为什么不愿意到博物馆”,这给了胡晓蓉很大触动。为了让游客对金沙历史都有亲近感,她把同时期长江中下游历史、中原文化等学了个遍。然后用激情的讲解温暖她的观众,让3000多年前的金沙文物有了温度。“我希望游客看到、听到的不仅仅是3000多年前的文物,而是一段鲜活的历史,只有让大家身临其境,与自身产生联系,才能接受我的讲解。”
      “胡老师,你相信3000年的轮回吗?您一定是从远古金沙时代穿越而来的文明使者!”胡晓蓉告诉记者,不止一位观众对她说过这样的话。她虽然不懂得轮回,却相信每一件文物都是代表着远古金沙人而来。
      在她眼里,金沙的每一件文物都有生命,她仿佛“听懂”了来自那些文物的无声语言,同时也感受到了“古人的心跳”。“历史是国家的根、民族的魂,金沙文明是中华民族优秀历史文化的传承,所以我尊重和热爱自己的工作,希望有更多的人通过我了解金沙文化。”胡晓蓉心存感念,“我学到的不仅是知识,更有对祖先、对文化的敬畏,我的工作让我学会了感恩。”

    6000余场解说,场场动情落泪

      “亲爱的朋友,印有太阳神鸟图案的蜀绣已经随着神六走上了太空。太阳神鸟终于圆了自己千年的飞天梦。作为一个金沙人,我感到格外骄傲和自豪……”娓娓动听的讲解突然停顿,夺眶而出的泪水令胡晓蓉声音哽咽难以自持。在金沙遗址博物馆14年的6000余场解说中,每一场她都留下了炙热的泪水。
      几乎每一位来到金沙博物馆的人,都会因聆听过胡晓蓉的讲解而对金沙文化感悟深刻;而几乎每一位聆听过她讲解的人,都无法不被其热泪盈眶的真情解说所打动。
      曾经,铁骨铮铮的航天英雄杨利伟,在听了她的讲解后禁不住落泪;一位老教师听完讲解后抱着胡晓蓉痛哭,两年后还专门让出差到成都的儿子看望“金沙的胡大姐”;两位来自清华大学的教授曾夸赞她的讲解“犹如穿越时空一般将她们带到了3000年前的远古时代,仿佛亲眼见到了金沙文明”……
      “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泪水,因为我对这片土地爱得深沉。”胡晓蓉的泪水来自对于金沙文化真挚的热爱,但作为话剧演员出身的她也曾因流泪而受到质疑,“一开始我很委屈,后来我想如果一名演员,同样一场戏反复6000余次仍场场流泪,那她一定是不容置疑的好演员,于是我把质疑当做褒奖。”胡晓蓉说,文物是不可亵渎的,以初心对待每一次讲解、每一位金沙的观众,对金沙文化的热爱让她变得强大。
      2015年元旦,胡晓蓉度过了自己62岁的生日。早过了退休的年龄,但她依然风风火火活跃在“舞台”之上。“只要有人愿意听,我就会一直讲下去。”她说,国外很多博物馆的讲解员都是白发苍苍的,她也要做中国第一个“白发讲解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