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金沙,赏金堆玉积的明代历史画卷

        2014年5月15日,由成都金沙遗址博物馆与江西省博物馆联合举办的“玉叶金枝——明代江西藩王墓出土文物精品展”在金沙遗址博物馆隆重开幕,本次展览分为四个单元:藩王掠影、珠玉琳琅、鎏金华美和金玉良缘,精选了明代江西藩王墓出土的137件(套)文物精品进行展出。展览将持续至2014年8月20日。
        朱元璋建立大明王朝后,为了江山永固,实行封藩制度,将皇子皇孙分封各地,此后相沿成规。整个明代,分封在今四川省境内的为蜀王系,共历10世13王。分封在今江西省境内的藩王则主要有三大系:永乐元年(1403),明太祖朱元璋第十六子朱权(宁献王)改封南昌府治南昌,五世五王,为宁藩王系;正统元年(1436),明仁宗朱高炽第七子朱瞻墺(淮靖王)改封饶州府治鄱阳,传八世九王,为淮藩王系;弘治八年(1495),明宪宗朱见深第四子朱祐槟(益端王)就藩建昌府治南城,七世八王,为益藩王系。   

    金昭玉润  勾勒明代皇室奢美生活

        “玉叶金枝——明代江西藩王墓出土文物精品展”展出的金玉器皿最为绚烂夺目,有玉圭、组玉佩、玉璧、玉带、玉童子、玉羊、玉鱼、玉鸟、玉牌等,还有各式金器及金玉合器、金镶宝器。玉器种类丰富,造型百态,纹样千姿,碾琢技艺精湛。各类金首饰制作工艺十分高超,采用捶打、焊接、镂雕、錾刻、掐丝、累丝、镶嵌等多种技法,且造型奇巧,呈现出浓艳华丽、宫廷气息浓厚的特点,尽显一派王家之气。
        如益端王夫妇墓中出土的一对累丝金凤簪,除凤头之外,全身都采用累丝法制成,金凤的部分外表用细如发丝的金线制成长长的羽毛,排列整齐,整对金簪玲珑剔透,制作纤细秀丽、巧夺天工,堪称永乐年间皇家金银器工艺成就的代表之作。此外,益庄王夫妇墓内出土的一件插于古代妇女发髻间的楼阁金簪,采用了捶揲、錾刻、花丝等工艺,竟然在方寸天地内,营造出多栋楼阁,飞檐、廊柱历历在目,更有仙人于其中奏乐起舞,周围环绕着嘉花异草,其构思之奇、做工之巧,令人叹为观止。
    锦衣华服  尘封五百年后的惊艳首秀

        本次展览除了雍容华贵的金玉器皿之外,还展出了明代江西藩王墓出土的服饰、仪仗俑、陶家具、瓷器等。
        在展厅观展时,注意到两套光彩夺目的明藩王及其王妃所着服饰——益宣王棺内出土黄锦绣花夹袍以及孙妃棺内出土黄锦绣花对襟夹短衫配绮纱云凤纹霞帔、黄锦花鞋。其中黄锦绣花夹袍为右衽斜领,黄锦料上织有“万”“寿”字样及云龙纹,夹袍上共平绣有六条龙纹。黄锦绣花对襟夹短衫上有绒绣梅花和蜜蜂,并钉有金镶宝石双蜂采花金扣,衣衫的前后、左右对称绣有浮雕式的云凤纹。绮纱云凤纹霞帔则为双层绮纱上绣有联珠纹、云凤纹,质地轻薄,极具透明感。据了解,其中的黄锦绣花夹袍自出土以后,还从未展出过,此次是第一次公开亮相,观众可近距离在金沙观赏到明藩王服饰的风采。
        此外,还有益庄王夫妇墓出土的仪仗俑、骑马乐俑、侍女俑,以及陪葬用的陶家具等,陶俑栩栩如生,家具异常精致,充分反映了明代藩王生前拥有众多奴仆侍从,过着前呼后拥、骄奢淫逸的生活,并且他们希望在死后也能永享荣华富贵。
        这批明代江西藩王及其家族成员墓葬出土的文物,从一个侧面体现了明代皇室的真实生活,为我们展示了一幅绚丽多彩的明代历史文化画卷,同时也为广大观众提供了一次华美的视觉体验。
    定制“我的珠宝盒”  回到明朝当王妃

        此外,配合本次展览,我们还特别推出“我的珠宝盒”首饰试戴app。游客可以连接金沙遗址博物馆全园覆盖的免费wifi,扫描馆内标示的二维码或从金沙遗址博物馆官方网站、微博、微信下载这款应用。记者现场试验了一下,扫描二维码下载“我的珠宝盒”app并打开后,选择一张照片或者现场自拍一张,再选取一款自己心仪的饰品,便可轻松“试戴”本次展览中专属于王室贵族的华美饰品了,一“咔”就穿越到明朝当王妃,如果还嫌不够过瘾,饰品备选中还有金沙遗址出土的玉镯、金冠带,还等什么呢?
        同时,金沙遗址博物馆还将特邀国内知名专家举办公益讲座,并推出一系列互动活动:暑期小小讲解员,义务讲解志愿者,“明朝那些事儿”知识文化小讲堂,手工体验DIY陶艺坊、巧手绘瓷盘、明代服饰涂鸦、巧手穿玉佩等,让广大观众不仅可以欣赏器物之美,领略工艺之精,更可去探寻更多文物背后的历史故事,走进明代藩王们富丽堂皇、雍容华贵的生活……
        知识链接:新中国成立以来,江西考古工作成绩显著,考古人员陆续发掘了数十座藩王及其家族成员的墓葬,出土精美文物数千件,包括釉润纹美的瓷器、神色生动的陶俑、富丽堂皇的金饰、精雕细琢的玉器以及雍容华美的金玉合器等,不仅是藩王锦衣玉食生活的真实缩影,也再现了当年王府的奢华场景。其中以宁王、益王两系藩王及其家族成员墓葬出土文物最为精美,不仅品类多样,而且物主明确,是研究明代皇室生活以及社会经济文化的重要资料。特别是出土的各种礼仪用玉、实用佩玉及丧葬用玉,不仅时代特征明显,而且与文献中明代用玉规制的记载相印证,具有极高的观赏和研究价值。
        众所周知,金沙遗址是目前中国同时期内出土金器玉器最多的遗址。金器有金面具、金带、“太阳神鸟”金箔等,造型生动、栩栩如生,表现出高超的工艺技术和非凡的艺术想象力,同时也包含着丰富的历史文化信息。玉器种类也相当丰富,有琮、璧、戈、璋、圭、凿、刀、剑、环、镯等,其造型优美、色彩斑斓,极具地域文化特色。金沙的金玉器数量之多,制作之精美,与本次展览中大放异彩的明代藩王墓金玉器皿交相辉映,这也正是我们引进“玉叶金枝——明代江西藩王墓出土文物精品展”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