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元首现西周城址 或为古蜀第二城与金沙同期

 :

        剑门蜀道、昭化古城、女皇故里,广元的历史遗迹不少,现在,这里又发现了一座距今2000多年前的西周古城址,这是继三星堆古城遗址之外,四川至今“唯二”发现的古蜀文明时期的城址之一。在这个城址附近,四川考古工作者已经探明了一处关口遗址,初步判定这里就是古代的“葭萌关”,古城附近发现的一处战国至西汉时期的墓地,对秦灭巴蜀及其秦移民提供了重要资料。8月27日,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高大伦说,这次发现,在蜀道申遗时可以作为提升其国际竞争力的重要筹码。

    43处遗迹

      2014年7月至8月,按照剑门蜀道旅游总体规划,受广元市文物局的委托,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联合广元市博物馆、昭化区文物管理所对广元昭化土基坝和摆宴坝进行考古调查和勘探工作。考古现场负责人陈卫东介绍,这里共发现了各类遗迹现象43处,其中墓葬27处,建筑基址7处,古关口1处,城址1处,陶窑3处,灰坑4处。
      即使只是勘探并没有进行发掘,但已探明的重要发现仍让专家振奋:面积约5万平米的摆宴坝古城遗址,是四川地区首次发现的西周城址;古关口遗址,可能是早期的“葭萌关”,也就是后来三国时期,相传张飞挑灯夜战马超的葭萌关;三是秦汉时期的墓葬,这对秦灭巴蜀后,移民的迁徙与发展提供了现实的依据。

    3大重要发现
    蜀城·西周城
    四川地区 首次发现西周城址

      摆宴坝城址平面呈长方形,面积约5万平方米,从出土的陶片判断,其年代应为西周时期,晚于三星堆,和金沙遗址同时期,该城址也是四川地区首次发现的西周城址。三星堆考古工作站站长雷雨大胆假设:这会不会是三星堆人的一支北迁所建?

      整个古蜀时期,四川现在除了三星堆以外还没有发掘到另一座城池,金沙遗址可能有城,但至今没有发现。因此,这次摆宴坝城址成为了古蜀文化城址的第二个标本。由于尚未发掘,所以这块地下还埋藏着惊喜,会不会出土像金沙、三星堆同样重要的文物?另外,这座城市的位置非常特别,处于以宝鸡为核心的西周文化和以三星堆为核心的蜀文化之间。周、蜀两个文化会不会有所联系?也许摆宴坝城址会给我们答案。

    蜀道·葭萌关 古蜀要道 东西土墙相距30米

      昭化,古称葭萌。公元前316年秦国征服苴国,在此建立葭萌县,并在昭化土基坝设立有葭萌关。《三国演义》中最经典的一场“单挑赛”就是在葭萌关举行的:锦马超与猛张飞昼夜酣斗数百回合。
      “葭萌关”名气虽响亮,但具体位置在何处,仍是一个谜。此次考古调查勘探时,考古人员在土基坝上坪发现了一道呈长方形关口,勘探发现东、西两道夯土墙。其中西墙长66米,东墙长42米,两墙相距30米左右。通过出土的陶片判断,该关口的年代应为春秋战国时期。而从两道墙的分布和面积,考古人员推测:这里极可能是早期的“葭萌关”。
      “葭萌关”可谓古蜀交通要道,它地处嘉陵江与白龙江会合之处,陆路上通汉中,下至成都,顺嘉陵江而下,连接着四川和陕西,承载着关中地区与西南地区政治、经济、文化交流的重要使命。史料形容葭萌关是“峰连玉垒,地接锦城,襟剑阁而带葭萌,踞嘉陵而枕白水,诚天设之雄也。”高大伦认为,该关口的发现对于了解早期蜀道的走向提供了重要的支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