钓鱼台遗址考古发掘进展顺利 已出土两枚西周玉璧

 :

        从蚌埠市博物馆获悉,钓鱼台遗址考古发掘工作启动以来进展顺利,出土遗物丰富。其中包括两枚西周时期的玉璧,不仅给考古专家带来意外和惊喜,也再次印证了淮河流域文明的悠久丰富。


        早在1982年,钓鱼台遗址被列为第一批市级文保单位。为揭开遗址的神秘面纱,2014年7月,安徽省文物考古研究所组织专业人员对钓鱼台遗址展开了考古发掘。截至目前,钓鱼台遗址三陈迹、四陈迹的考古发掘已经结束,大陈迹和二陈迹发掘正在进行,其中,文化层最丰富的大陈迹发掘已近3米,进度超过一半。遗址中出土了大量西周时期的陶制圈足豆、鬲、爵以及砺石、石锛等生活器具,还出土了青铜镞、石镞和陶制纺轮、网坠等。
        此次考古发掘带给专家很大的意外和惊喜是出土了两件玉器。在考古队工作室,考古专家向记者展示了这两枚小巧的玉璧:直径约1厘米,形同纽扣,中有圆孔,虽历经千年,玉璧表面仍很光洁。造型精巧,做工细致的玉璧向人们昭示着先人的智慧。市博物馆馆长辛礼学告诉记者,玉器一般会出现在商周时期贵族的墓葬里,在遗址里出现十分罕见。这说明这个地方,当时社会生产力发达,社会形态比较先进,表明社会已经发展到了一个很高水平。
        此次遗址发掘结果表明,钓鱼台遗址遗存大致从新石器时代晚期至西周时期,距今约3000至4000年,其中新石器时期堆积较为单薄,西周时期的堆积系遗址的主体堆积,大陈迹文化层堆积达到5米。钓鱼台遗址呈现的文化层厚、时间跨度大的两大特点,表明古人在这里居住生活时间非常长,发掘的结果和前期初步钻探所进行的分析判断是一致的。据介绍,此次考古的重大意义在于,钓鱼台遗址从年代上看,是禹会村遗址的延续,填补了新石器晚期至西周时期文化遗存的空白,是跨越历史文化门槛的一处遗址,不仅为研究蚌埠本地历史文化提供了翔实的资料,同时对于研究淮河中游地区从原始社会进入文明社会进程中整个社会面貌、文化形态都有很大的帮助。
        辛礼学告诉记者,此次钓鱼台遗址发掘是解剖式的发掘,面积不大,大约还需要两个月时间,区域发掘完成后将进行回填,作为遗址保护区很好地保护起来。